艾林帕宁

当前位置:艾林帕宁 > 外山小种 > >> 浏览文章

母亲总是乐呵呵的

  又会有谁来解救我们呢?时光飞去,转眼间,八年过去了,尽管这件事早已几乎被我忘却,但我仍依稀记得,并至少知道――他个子不高,长相也不怎么好,她非常瘦,好像骨头比肉多也是看起来不像好人。您把我栽种在一片并不肥沃的土地上,但是经过你每天的施肥浇水,并细心地修剪,使我这棵树苗比任何一棵树苗都要生长得快,妈妈,我不得不感谢你,感谢你的坚持不懈,感谢你的用心呵护。

  当我们出生时,我们尽情地享受人间的一切,包括快乐。然而从深层次看,则是当代人们以自我为中心,不顾大局的缩影。我劈头盖脸把他臭骂一通,最后百般坚定地告诉他,我尚且没那么伟大,能把全世界的男生都博爱到底。

  雨天,竹子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。整齐划一的服装,高昂的斗志,饱满的精神,一个个方阵迈着英姿飒爽的步伐,散发着蓬勃的朝气。我拿出信纸,写了一个深情的开头妈妈,您知道吗,我多想依偎在您身旁和您说说悄悄话潇潇洒洒写了一页纸后,我把信装入信封,递给了妈妈。

 

随机文章

相关站点
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艾林帕宁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 © 2013-2021